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天空时不时的划过一道闪电,炸雷声就没断过,天气这么恶劣,我担心下面的秦风。就在胖爷第N次念叨秦风的时候,一道闪电劈在了那颗枝叶繁茂的树上,整棵树顿时从中断掉,巨大的树干倒向了山沟。与此同时,地面开始摇晃起来,山沟里传出了水声,胖爷一拍大腿:“坏了!这山沟跟河是连通的,这会儿河里恐怕在涨水,沟里进水了!秦风还在下面呢!”

    我第一反应就是看看山沟里的状况怎么样了,借着手电筒的光芒,我看见了山沟里的水越来越多。胖爷走到了我身后:“这种情况也只能让他自求多福了,下这么大的雨,下面又都是水,还是大晚上的,咱们下去不是找死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还没说完,我就觉得身体在往前倾斜,脚下松软的泥土在往山沟里滑。我在掉进山沟的前一秒下意识的抓住了胖爷的手,这是一种求生本能,结果就是我们两个都嚎叫着掉进了山沟里。

    胖爷让我抱住一块木头浮在水面上,可是水流很湍急,我还是呛了几口水。胖爷嘴里咬着防水的手电筒一手托着我,估计要是他现在嘴得空的话,已经开始碎碎念了。

    我们现在是只能随波逐流,还时不时的被水里的木桩什么的撞一下,被树枝刮一下,可以说是要多惨有多惨。

    突然,一股吸力把我们连同河水都吸进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洞穴里,洞穴不知道有多深多高,反正水快把洞穴通道给淹没了,我只能拼命的仰着头才能保持顺畅的呼吸,胖爷跟我被冲散了,但也在这洞穴里,我听得见他的声音,但是在往不好的形式发展,他叫我的声音越来越远……

    我手里没有手电筒,在被水淹没的狭窄空间和无尽的黑暗中,我有种被死亡压迫的感觉,恐惧蔓延至了我的四肢百骸,我觉得胸口很闷,似乎有些喘不上气来。

    渐渐地,水流不那么湍急了,我也漂浮在了水面,没有继续被冲到任何地方,只是洞穴里的水位还在继续的上升,我呼吸已经很困难了,我的脸几乎贴到了洞穴顶端的石壁上。

    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撞到了我的腿,我想应该是断木或者其他什么东西,也有可能是鱼,胖爷说了,这些都是河里的水,河里肯定会有鱼,如果是鱼的话,刚才撞到我的鱼个头肯定就不小了。

    最怕的是遇到什么有攻击性的生物,我小时候落过一次水,对水有种恐惧感,对水里除了常见的鱼类之外的生物也有一种恐惧感,比如水蛇什么的,要不是面前能承载我漂浮的浮木,我早就淹死了。

    之前在被水冲走的时候撞到的地方还在发疼,不知道有没有流血,这水可不清澈,一想到浑浊的水会冲刷着伤处的皮肉,我就觉得有些恶心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候,我听见了有拍打水花的声音,我以为是胖爷来了,于是叫到:“胖爷,我在这里!”

 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