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胖爷插嘴道:“灰飞烟灭就是连魂儿就没了,从这个世上彻彻底底的消失了,这样你能明白吗?”

    我楞了一下,从前我知道的灰飞烟灭没有这么清晰明了,现在我才知道,原来死了不是一了百了,灰飞烟灭了,才是一了百了,什么都没剩下……

    车颠簸了一下停了下来,三轮车师父说道:“车轮胎陷进泥坑里了,出不来,俩小哥帮着推一下呗?”

    我们三个下了车,三轮车师父就坐在驾驶座上,胖爷跟秦风一人一边的帮着推。其实三轮车体型不大,车上又只剩下了三轮车师傅一个,按理说很容易就能推出泥坑的,但是车的两个后轮就感觉被泥坑吸住了一样,折腾了半天也没见有用。我也上去帮忙推,可是明显没起到什么作用,脚上的白色运动鞋也沾上了稀泥。

    秦风突然停了下来:“我们自己步行。”

    那三轮车师父从前面探出了头来:“唉……我说这位小哥,我车还没出来,你们自己步行走了,我咋办?总得先帮我把车推出来吧?”

    胖爷抹了把额头的汗水说道:“不是我们不帮你啊,胖爷我吃奶得劲儿都使出来了,弄不出来你说咋办?总不能在这里耗到天黑吧?”

    那三轮车师傅不依不饶:“我不管,我是拉你们才在这里陷泥坑里的,不帮我弄出来你们谁也别想走!”

    胖爷听他这么说,脾气上来了:“老子是少给了你车钱还是咋滴?你车陷泥坑里我们弄的?开车技术不好就别瞎特么拉客了,胖爷我今天还就不管了!”

    那三轮车师父从车上下来了,是个长得尖嘴猴腮的中年男人,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子:“哟,死胖子,你也不在这一片儿打听打听,我三爷的技术谁敢说不好?你就张着一张破嘴瞎扇呼,信不信老子抽你?”

    胖爷挽起了袖子走到了那三轮车师父的跟前,比人家足足高了两个头。那三轮车师傅个子本来就不高,还瘦瘦弱弱的,不知道怎么来的勇气跟胖爷这么大吨位的人叫板。

    “来来来,往胖爷我脸上抽,你抽一下试试。你可瞧好了,这儿荒山野岭的,老子就是把你弄死埋在脚下也没人知道,就是不算我家妹子,咱们二打一,就你这小体格,逗胖爷我玩儿呢?滚犊子,杵在这里啃泥去吧!”胖爷一番恐吓之后,拽着我跟秦风就走。

    我听见了身后那三轮车师父在骂娘,然后觉得背后一沉,似乎有什么东西砸在了我身上。我伸手一抹,背包上有泥。胖爷火了,就地抓起一把稀泥就往三轮车师傅走去,那三轮车师傅有些慌了,也不骂娘了:“你你你……你要干啥?我告诉你,我给我兄弟打电话了,我今儿要是在这里出了事儿,你也跑不掉!”

    胖爷直接摁着他,把手里的稀泥拍在了他脸上:“老子不弄死你,你要是被这一把泥给糊死了,算你自己倒霉!”

    我们走出了老远还听见那三轮车师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