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就在李先生要走的时候,秦风说道:“不用了,我自己分,你去找点柳树叶来,我有事要走,你最好快些。”

    找柳树叶,这个还不太难,现在柳树才开始落叶,应该还算好找。李先生立刻出去了,秦风把手伸进了米袋子里搅动,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,他把手伸了出来,手里拽着一把米。我不知道那一把米是不是包括了一百户人家的,如果是,他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这个我没问,胖爷把剩下的米放到了一边,秦风让我帮他盛了一碗水,他把那一把米放进了水里。摆了张桌子,点了两根白色的蜡烛放在桌子两边角上,桌子中央放着那个水泡着米的碗。

    做完了这一切,秦风停了下来,胖爷问道:“要招魂吗?这不得等到晚上吗?白天也行?”

    秦风说道:“我没听说过只能晚上招魂,你从哪里看来的?”

    胖爷一本正经的说道:“我祖上传下来的书上是这么说的啊,你是从哪儿学的这些?怎么跟我学的不一样呢?”

    秦风说道:“我忘了。”

    胖爷没答话,别人是聊天儿止于‘呵呵’,秦风是聊天儿止于‘我忘了’。

    等李先生拿着柳树叶回来,秦风让他关上了门,拉上了窗帘,屋子里的光线很暗,只有两支蜡烛的亮光。

    秦风点了三只香,插进了水碗里,本来那么点儿米,又有水,是不可能插得稳的,香根本就立不起来,谁知道秦风这么一插,还真的神了,那三支香立着燃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他拿了张符纸点燃放在碗里,符纸上的火碰到水并没有熄灭,等到符纸被烧完了才熄了。之后他又拿了一片柳树叶放进水碗里侵了一下,拿着柳树叶在李先生的眼皮上过了一下。从头到尾没人说话,过了一会儿,那三支香燃烧的烟雾开始不规则的飘动了起来,渐渐的,形成了一个人形。这一幕太过诡异,虽然知道这可能是李先生的亡妻的魂魄,但我还是觉得背脊发凉。要不是秦风跟胖爷他们在这里,我早就吓得腿软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李先生跪下大哭了起来:“雪莲儿……是我错了,我知道错了,你把我也带走吧,我一个人可怎么活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形的烟雾动了动,除此之外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,李先生却好像在跟那烟雾对话一样:“不,你带我走吧,我知道你是为我好,我不该骂你,不该凶你,不该跟外面那些女人混在一起,我都知道是我错了,不要这么惩罚我,你一个人走了,留下我要怎么活啊?你还不如就让我死了,我好去黄泉路上陪你,我们重新来过,这辈子我辜负了你,下辈子我做牛做马的补偿你,只求你带我走……”

    我趁秦风不注意,拿了片柳树叶在水碗里弄了一下就往自己眼皮上抹,抹完之后我发现,之前看到的人形烟雾,是一个女人!

    只能看见上半部分身体,就等于我看见了半个人漂浮在空中,当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