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老太太的笑容让我觉得有些诡异:“嘿嘿嘿嘿……吃再多那些没用的东西都没吃你一口有用啊……”

    我打了个寒颤,她颤颤巍巍的朝我走了过来,每走一步地上就留下一个泥脚印儿,我下意识的往后退:“您说什么呢?您不是几天没吃东西了吗?饭菜在桌子上,您不吃吗?”

    她笑得露出了一口黑漆漆的烂牙:“我不吃那个,我就是冲着你来的,七月十五出生的阴女,多补啊……嘿嘿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我觉得背脊有些发凉,七月十五出生的阴女……我记得当初那个臭道士也这么说过,我这才意识到,这个老太太可能不是什么善类,说不定连人都不是!

    我随手抄起了胖爷平时拿来装神弄鬼的桃木剑:“你别过来,你告诉我,你是不是活人?!我院门儿关着的,你是怎么进到院子里的?”

    她阴测测的笑道:“你拿那玩意儿没用,没开过光,就算是桃木做的又能怎样?我本来只能进到院子里,进不到这屋子里来,不是你请我进来的么?我当然不是大活人,就你蠢,好心可不能乱用,既然你那么好心,就让我老太太咬一口吧,就一口……”

    我拿着桃木剑的手都在抖,现在这里只有我一个人,我根本应付不来。也是,就算是流浪汉,也没这老太太身上脏,味道闻起来跟什么东西腐烂了一样,她说得没错,我的确是蠢,蠢得无可救药了。

    我这才响起我奶奶小时候给我讲过的那些奇怪的事情,奶奶曾经还跟我说过,半夜里无论谁叫你都别乱答应,除非你确定真的是认识的人,有的鬼要是学你认识的人叫你的名字,你一答应一准儿完蛋。而且一般的小鬼儿是没办法随便跑进活人家里祸害人的,不能随便把陌生人往家里领,特别是晚上,鬼自己进不来,你要是请它,它就能进门了。

    小时候我都是当恐怖故事在听,后来奶奶去世了,我也长大了,我压根儿就没把她说的当回事儿,现在我才知道,她说的多多少少都有些是真的。

    那老太太朝我扑了上来,我拿着桃木剑乱挥:“走开!别过来!”

    我手腕被抓了一下,手一松,桃木剑落在了地上。我看了下之前放桃木剑的地方,胖爷平时东西都喜欢乱丢,随处可见符纸什么的,可是现在我却一张符纸都没看到。看来今天是该我倒霉了,我可不想死在这里,我才不信那死老太太真的就咬一口,就算她只咬一口,被她那口烂牙给咬了,我也不想活了!

    我手腕被抓出了血,那老太太跟疯了似的把我扑倒在了地上,抓着我的手就往嘴里送。我拼命的挣扎,大叫救命,可是没有人来帮我。

    我抓着死老太的头发一扯,没怎么用力,她整块儿头皮都被我扯了下来。我觉得一阵恶心,还好没有鲜血喷涌,我把那块头皮丢在了一边,继续跟死老太厮打着。别看她之前走路颤颤巍巍的,还驼背,力气可是真的不小,我觉得我手腕儿都快被她掰断了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