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胖爷焦急的说道:“你可得了吧我的小姑奶奶,他们要是躺着不动还行,你看这样式儿的,能带走吗?活一个算一个,你觉得你妈跟你弟弟希望你陪他们一起死吗?”

    我被胖爷给拉了出去,不知道中途多少次差点儿被埋在里面,好不容易逃到外面的荒地上,戏院已经几乎完全坍塌了,还隐隐看得见里面的火光,只是没有上次那样的大。一瞬间我觉得失去了全世界,我妈本来还能复活的,可是我没能带她出来……

    胖爷在一旁哭天叫地的说逃出来的时候不小心把我的尸首弄丢了,这在我心里已经激不起更大的波澜了。当他说起秦风也没出来的时候,我才回过神来:“秦风……秦风他……”

    胖爷一拍大腿:“那个二愣子今天算是交代在这里咯!我让他先回去咱们商量商量,偏不听,这下好了吧?造孽哟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胖爷埋头哀叹的时候,我的眼睛看到了一个人影从废墟里走了出来,是秦风!当他走近的时候,我才看见他怀里抱着我被弄得灰头土脸的尸首。

    秦风的身上也布满了灰尘,白色的衬衫上还有点点血迹,只是这一切,都没有让他看上去很狼狈,他的身姿,在黑夜里,依旧那么挺拔,仿佛永远都不会倒下。

    胖爷见秦风没死,好一番的求天求地求佛祖,说老天有眼,傻人有傻福。在我看来,秦风不傻,他只是太偏执了而已,只要他认为对的事情,就一定会去做。

    我们连夜回到了村子里,在李大壮留下的空荡荡的屋子里,最燃破旧,却被我妈打理得干净整洁。曾经我那么的讨厌这里,但现在,我又不那么想离开了。从前对我来说现在的境况是解脱,但到了现在我才知道,只有活着的人,才最痛苦。

    秦风说要让我复活得做一些准备,得找个安全安静的地方。他说话的时候,我没吱声,对我来说,活不活,都一样,死了,倒也痛快。

    第二天天黑,我们三人带着我的尸首离开了这个村子,我知道,我跟这个村子的缘分尽了,村里的人都知道我已经死了,我要是到时候再活蹦乱跳的出现在他们面前,他们会觉得活见鬼了。

    路上,胖爷还是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:“之前你说这村子要出事儿,非要来,原来就是小月月儿家里的事儿啊,啧啧……你们俩是什么时候悄悄勾搭上的?我胖爷竟然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我一直情绪不佳,对于胖爷的玩笑话,我并没有理会。秦风也是个话不多的,没人搭理胖爷,胖爷也硬是走了一路说了一路。

    胖爷就住在离我们这边先县城不远的一个小镇子上,之前他跟秦风都住这里,是二层的楼房,看上去有些陈旧,修了也有好些年了,还有个独立的小院儿,能种些花花草草啥的。

    进去之后,胖爷一边收拾杂乱的沙发一边说道:“先前儿我就一个人住,东西喜欢乱放,别嫌乱,我去收拾收拾。”

    秦风没搭理他,把我的尸首抱着上了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