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整个别墅不算大,所以封行焱杀进来之后,就好像一条鲨鱼冲入小鱼群,音乐声瞬间停了,偏偏主持宴会的人又不在,让来这里的宾客都有点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“人呢?!”

    封行焱不耐的皱眉,这里怎么连一个能问话的都没有?

    听到他满含不悦的声音,一个矮胖的中年管家挤了过来,“封少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……有失远迎!”

    封行焱冷哼一声,锋利的眼眸直盯着他,“我问你,商臻呢?!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……不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那人一句话还没说转,就被封行焱伸手揪住衣领提了起来!

    “人进了这栋屋子,你竟敢说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隐怒上扬的尾音让众人心颤不已,这时,一个熟悉的女人跑了出来,颤颤的说,“封少,我……我知道!我刚刚看到臻臻,她和一个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封行焱连忙丢了管家,看向岳梦如,并越来越嗅到阴谋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但是可能么,一个半死不活的岳家,加上一个没有后台的万家,也敢对臻臻出手?

    “那就带路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。”岳梦如不敢耽搁,一路小跑的走在前面,其他宾客都连忙让开一条道,好避其锋芒。

    封行焱带人跟着岳梦如走,而且为了保护他的安全,他身后的人都暗中将枪上膛,封行焱倒要看看,这个不大的地方,是怎么把他的人给吞掉的!

    路上,岳梦如虽然吓得要死,但是想到这件事跟她“半点关系”都没有,胆气又大了一点。

    “封少……我真为你不值!你是不知道,商臻她进来没多久,就被一个男人带走了……”

    见封行焱没说话,岳梦如咬咬牙,又继续说,“商臻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她了,外面很多人都在说,本市最成功,最有心机的女人就是她,从你的未婚妻,到成为封家的干女儿,到和你结婚,她才用了多久的时间?封少……我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想,我还不需要你来告诉我她是个什么样的人。”

    封行焱阴沉的声音响起,岳梦如兀得站住了身体,因为一个冰冷的端口,硬邦邦的抵住了她的脑后!

    岳梦如咕咚咽了一下口水,她没想到封行焱竟然会带枪出来……不过也能想到,封家虽然是良商,但是作为一家之主,身上怎么可能不带枪?

    见岳梦如终于老实了,封行焱嗤笑一声,“走!”

    岳梦如这下一个字都不敢说了,乖乖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不过封行焱不会就这么信任她,他朝一边的左旗使了个眼色,左旗便带着两个人往别处去了。

    封行焱虽然觉得岳梦如一定会然他去看一场和臻臻有关的大戏,但是为了防止意外,他决定兵分两路。

    紧闭的大门前,一行人停住,岳梦如害怕的说,“就是这里……我什么都不知道,我只是看到商臻她到这里来了!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看到了,所以说的都是实话。

    封行焱没继续听她废话,一挥手,身后就有人将门一脚踢开!

    顿时,一种难闻的肉欲味道传出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