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右相府所在的位置离宸王府隔了四条街,徒步的话,约摸半个时辰不到就可以抵达。因百里九歌还带着容仪,放慢了步速,待真正走到右相府门口的时候,已经过了大半个时辰了。

    倒是此刻堂堂右相府门口竟一个守卫都没有,百里九歌索Xing叫门,可叫了一盏茶的时间也没人来开。她问容仪:“你家里是发生了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……可能是因为殷左相今天出发去西南几省巡回,我爹便带着人去送行了。”

    经容仪这样一说,百里九歌想到确有这茬,当今圣上的堂叔殷左相为人清廉、享负盛名,他离开朝都,送行的官员定是堆了十里。

    遇上这种状况就没办法了,叫门叫不开的话,干脆**吧。

    百里九歌对容仪说:“你爬到我背上来,我背着你翻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容仪有些胆怯,“九歌姐姐,这样的话,我们会不会被骂……”

    “怕什么,是他们不来开门,还不许我们另辟蹊径吗?”

    百里九歌说着就低下身,催促着容仪爬到自己背上,背起了这轻巧羸弱的身子,纵身一跃,便上了院墙。

    立在院墙上,可看见右相府院落相叠,屋舍重重,园林树木层层遮掩,放眼望去虽不若皇城的恢弘,却也足够气派。百里九歌不由的一叹:“容右相还挺阔气,只是家一大了,各种不公的事也就多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完,下面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:“是什么人竟敢爬上我容府的院墙?”

    冷不丁被喊了一句,百里九歌稍一分神,不想脚底竟滑了一下,连着背上的容仪,两人一起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大公子当心啊!”有男人的声音急促的响起。

    百里九歌没抓住容仪,令她从她背上脱落下去,再一伸手去抓,却见容仪落在了某个家丁打扮的男人怀里。同时自己的身子也被一双臂膀接住,冲击力震得骨头略疼。百里九歌浑然回过神来,抬眼,竟见到一双灼灼生辉的杏花眼,那眼睛眯了眯,竟似是能飞出几瓣杏花来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没摔着吧?怎与我家小妹翻上院墙了呢?”

    这水润的男声在耳边低响,听得百里九歌有点皮肤发麻,赶紧一推这人的胸膛翻落下地,拱手,“多谢你了,我没事的。那个,你就是容府的大公子?”

    男人稍理了理袖口,优雅的做了个揖,“本公子容晖,正是右相大人的嫡长子。”

    百里九歌连忙从旁边家丁的手里抱过容仪,放在地上,嗤道:“麻烦你家里人对容仪好点!今天她在街上被一群人打,你身为她哥哥也不管她身上那么多伤痕。别告诉我你们全家都顾及她眼睛的颜色,若是连容右相都这么肤浅,那你们家就当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了!”

    这一番单刀直入的斥骂显然令容晖始料不及,那眯眯的杏花眼陡然圆睁,发着强烈的光芒瞪视百里九歌。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