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朱建生一抹的脸色的浓痰,差点没恶心到吐,看着四周仇视的目光,心里不禁有些打冷颤。

    “朱建生,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的?”秦风直视着他。

    朱建生也清楚事情已经要败露,心里早就有退意,原本计划周密的事情,没想到会被秦风给看破,一想到这里,对秦风的恨意就更加的浓郁。

    朱建生硬着头皮说道:“我有什么要说的,很明显是这个混混在诬陷我。”

    那红毛听到朱建生这样说,肺都要气炸了,刚才那死去活来的感觉让他心有余悸,想到自己替他办事,结果这家伙把所有的事情推的一干二净,万一秦风要是继续追究他的责任,那可真是宁愿死都不愿意再尝试那种滋味了。

    红毛从地面上连滚带爬,就像是恶狗一样扑向朱建生,握紧拳头朝着他的脸上招呼过去:“姓朱的,你说老子诬蔑你?”

    朱建生大叫道:“我根本就不认识你,什么时候给你钱,让你陷害秦风的。”

    朱建生打死都不承认,当着怎么多人,特别是还是警察面前,要是承认的话,那么所有都完蛋了。

    “住手!!”刘所长黑着脸叫道。

    “刘,刘所长……他打我!”朱建生指着红毛,告状道。

    刘所长严肃道:“朱建生,你涉嫌陷害他人谋杀,行贿警察,已经触犯了法律,现在我要逮捕你。”

    朱建生脸色顿时一夸,打死也不承认的道:“刘所长,这是不是太严重了吧,况且这只是红毛的一面之词,你不能冤枉我的。”

    刘所长脸色更黑,就因为朱建生这家伙他差点就得罪了秦风,心里早就将这家伙恨之入骨了,当即拿出手铐,一下子就把他铐住。

    “冤枉你?你当我们警察是瞎子嘛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这里的人都可以作证,刘所长,一定不能放了这个可恶的家伙。”

    病人们很气氛,想到刚才被朱建生利用误会了秦医生,良心上过意不去,心里的恨意一下子就涌现出来,有些情绪激动的病人拉起旁边的东西朝着朱建生扔过去。

    “打死这****的。”

    “打死他!”

    朱建生躲闪不及,额头上立刻挨了一棒子,顿时鲜血直流。

    “啊,警察,打人了,打人了,你们也不管一管吗?”朱建生捂着额头,惨烈的大叫。

    刘所长在旁边冷眼旁观,眼见朱建生被打的鼻青眼肿,这才上前去阻止,道:“各位乡亲,还请大家冷静冷静,朱建生的事情我一定会给大家一个完美的交代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旁边的徐友军见势不妙,藏在人群中悄悄的退走。

    秦风一眼就看见他的行动,当即喊道:“这位军哥,事情都还没处理完,这么着急离开?”

    徐友军一张脸立刻变成苦瓜色,赔笑着道:“秦医生,这是个误会,都怪我猪油蒙了心,收了朱建生的钱,故意过来黑你的,我不是主谋呀。”

    刘所长冷笑道:“那你也是帮凶,把这几个人都给我铐起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