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霍仟源从知青点徐雅那里离开,骑着自行车就往修大坝的地方去了。

    洪湖大坝是毗邻周围几个乡镇用水的大坝,霍仟源联合了周围城镇的村民,一起修缮大坝,眼瞅着在入冬前就能存水了。

    霍仟源平日里就盯这个盯得紧。

    高杠大轮自行车,骑在颠簸的小道儿上,只听的阵阵铿铿的声响,等霍仟源刚到洪湖大坝,瞧见一众的人正在高声吆喝着,像是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霍仟源猛地扔下自行车,立刻就往前跑去。

    “咋了这是,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    站在最前面的是与霍仟源同村的男人,也是这次修大坝的领工队长,叫朱大旺,黝黑的脸上带着捉急。

    瞧见霍仟源后,赶紧大声说道,“霍连长你来了啊,隔壁张家寨的村民,掉进大坝口了,一掉下去就没了人影,现在大家都在打捞,可会水的不多,没人敢下去。”

    霍仟源一听,立刻脱了上衣和长裤,猛地一下扎了水里,扑腾就往下游走。

    “是在这里掉下去的不?”

    霍仟源看着岸上打捞的人,只问了这一句。

    听到大家参差不齐的说着是,霍仟源连回话都没说,直接扎了进去,连续潜了三次的水,才从水底里抓住一个人,还从中扯了一个花布床单来。

    那落水的人正是被着花布床单给缠着脚了,在下面一直浮不上来。

    霍仟源筋疲力尽的将人托到岸边,气喘吁吁的大声喊道,“谁家败家娘们要是再敢到水库洗衣服,就罚款,扣工分……。”

    “霍连长,我拉你上来。”

    最靠近前面的是几个年轻的女知青,一窝蜂的上抢着去拉霍仟源。

    霍仟源一个厌恶的眼神扫了过去,却抓了朱大旺的手。

    “拉我上去。赶紧看看这是谁家,叫人抬回家去,咽了几口水,吐出来就好了,人没多大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从水中出来的霍仟源,也不顾身上湿答答的,直接套着穿了衣服。

    周围的人瞧着人没救起来了,一阵响亮的鼓掌。

    “楼溪村的霍连长就是厉害,真有能耐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咋地,听说周边就这楼溪村的粮食产的最多,也是他们村的人吃的最饱了。”

    朱大旺扶着刚才被霍仟源扔倒的自行车,用衣服擦着上头的泥土。

    “连长,你这一身湿,还是回家换身衣服吧,咱们村的活儿都干的差不多了,今天下午就能收工。”

    霍仟源架着自行车,看着朱大旺说道,“也行,这里的事儿,你自己长点心,别再有人落水的事儿了。我就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今儿他来也是想瞧瞧大坝的事,没想到,大坝没瞧好了,倒是先救了个人,也算是一件大功的事儿了。

    霍仟源这就骑着自行车回去了。

    刚在他走后没多久,邻村张家寨的落水男人的父母家人,赶忙着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救我儿子的恩人呢?”

    张口问话的是个老汉,年约四五十岁,长得普通,面黑身瘦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指了下朱大旺等楼溪村的人,那老汉才赶着到了朱大旺跟前。

    “救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