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乡下卫生所里的医生是个赤脚大夫,因为医术尚可,就成了卫生所里的医生,是夫妻俩,男的出去学习去了,给人看病扎针的是个女医生,女医生年纪不大,约莫三十岁上下,长得很和蔼可亲,面带温润,看着就是那好脾气的人。

    “咋了这是,前段时间我记得是你抱着她来的,现在又成了她扶着你来了,霍连长咋了你这是。”

    女医生叫薛红梅,笑起来很好看,徐雅记得这个医生,她有痛经的毛病,来找这医生买过几次药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你快帮他看看吧,今个儿黎明在牲畜棚那里遇着野狼了,被狼咬住胸口了。”

    徐雅满面着急,扶着霍仟源就往里头去。

    薛红梅一听被狼咬了,也着急。

    “咋就被狼给咬了,怪不得我这几天总听到狼吼声,还以为他们不会来村子里,没想到,真的野狼真的下山咬人了。”

    薛红梅说着,就让徐雅给掀起了霍仟源的衣服,看着上头明显出现两道牙印子,都挂了血珠子了。

    “还好,没事儿,我给你弄点药,回去抹抹就成了。”

    薛红梅有些尴尬,野狼咬的位置也尴尬,将将好在男人胸口头头儿上。

    直接调了个药膏,装在白色的小药瓶了,递给了徐雅。

    “别担心,没伤着啥,抹了药膏过几天就好了。”薛红梅把药递给了徐雅。

    “多少钱,我回家取了给你,昨天去牲畜棚了,我身上没带钱。”

    怪是不好意思的,看病不给钱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你回头取了送来就成。”

    薛红梅看着徐雅要走,想起自己儿子的事儿,喊了徐雅一声。

    “徐雅,我有个事儿问问你,成不?”

    徐雅回头,点点头,快步又走了进去,“薛医生,有啥事儿你直接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我家海洋想找几本书,可你也知道,现在找人不好找,我之前听人说,你爸是个大学老师……。”

    听薛红梅一说,徐雅脸色变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薛医生,这话你听说的,我爸现在早就不当了。”

    徐雅生气,因为她知道自己爸爸当年吃的苦头,没少因为‘在教育’被斗的,她是害怕了。

    他们徐家俩女儿,按说下不下乡都能过的去,可一得到下乡的名额,徐家就立刻踊跃报名了,为的就是彰显他们家觉悟。

    而更是因为这个先人一步踊跃下乡来的觉悟,才让徐家在城里好过了点。

    现在被薛红梅提起,徐雅面上当然不高兴了,徐家谁也不许提徐爸爸当老师的事儿。

    “徐雅,你别生气,这件事我也是没办法,我家海洋就想读书,想考大学,当医生。”

    薛红梅知道,现在上大学不容易,得需要不少的关系,就是将来他儿子真的要去上大学了,还要找霍仟源来。

    可问题,现在他们没书本,所以才想到找徐雅。

    徐雅面上不动神色,看着薛红梅,“你给我说,谁告诉你我爸爸的事儿的,你先说了,我最近要回趟北城,可以帮你捎带,你要是不说,我肯定不帮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瞒你,我是听李秋兰说的,那天她来我这里检查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