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好歹上辈子她也是个成功的民营企业家,不能错失这个先机。

    徐雅知道,现在买卖东西属于‘投机倒把’,可她必须得准备点什么了。

    上一世她可清楚的记得,前些年下乡来的知青还有津贴补助,到后头因为知青返城的多,就给取消了。那时候正是最艰难的时候,城里靠各种票买不到东西,乡下吃的最多的也就是红薯干了。

    真是一年红薯半年粮。

    她可清楚的记得,那时候每年到冬季,整个村子里到处都是臭气哄哄。

    因着大家都吃红薯,红薯又是通气之物,俗话就是吃红薯,爱放屁,可不是整个村庄都臭的熏人。

    一提到红薯干,怕是很多人都会反胃吃倒了胃。

    徐雅一想到以后要吃红薯干,就不能让自己安逸了。

    她是打算和霍仟源过一辈子,那也是过好的一辈子,说实话,吃了那么年的苦,真的也是够了,享了那么多年的享受,还真是有些怀念。

    徐雅怕霍仟源不支持自己,索性就没说,想着,等到县城看过之后,有合适的就做,没合适的,她暂且等等。

    毕竟这个时代还是很敏感的,稍有不慎,就真的被扣各种帽子,扣钱还是好的,就怕给弄去再教育,那这人生就留了污点。

    虽说是重生一世,徐雅为人也很谨慎。

    想好了之后,心中安稳踏实了不少,现在她就是要慢慢来,不着急,不迫切,反正身边有个如山一样的男人在。

    霍仟源与徐雅俩人坐在牲畜棚旁边的小床上,竹坯子做成的木船,俩人一坐上,吱呀吱呀的响动着。

    徐雅是真的有些害怕,就往霍仟源的跟前靠了靠。

    霍仟源只觉着胳膊被一团温热的东西贴着,心猿意马,心慌意乱,双腿也不自主的合拢了下。

    “小雅,你困不?困了就挨着哥睡。”

    徐雅嗯了下,头靠着他的肩膀,“源哥,我要是睡着了,狼来了咋办,你能行吗?”她低声咕哝了句。

    “行,我咋不行了。快睡你的。”

    再不睡就把他给折腾出火来了。

    快三十岁的男人了,还没碰过女人,这说出去谁信啊。

    其实还真是,霍仟源年轻就出去当兵了,跑过前线,抗过抢,打过仗,窝过战跺,就是因为为人憨厚老实,本分,加上性子正直,是非明确,黑白分明,眼里揉不得沙子。

    跟他一起当兵的,大都省了职位,他可倒好,领导一说下乡锻炼,他立刻收拾包袱跟着去乡下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还是傻。

    徐雅凑近霍仟源,柔软的嘴唇在他脸上偷亲了下,这才低下脑袋。

    “我睡了,你可把我看好,别被狼吃了才好。”

    被偷亲的霍仟源身体绷的紧紧,面上却笑开了花。

    狼吃不了她,他这头饿狼倒是很想将她推到在床上连皮带肉的给吃了。

    上半夜过了大半,下半夜转眼就到天亮了。徐雅睡的真香甜,梦中回忆起她和霍仟源结婚头一天,可不是上一世那种一个不怜惜,一个死抗拒。

    梦里的两人,你情我愿,情意浓浓,正要洞房呢。

    突然,她感觉到脖子上多了些陌生的温热的气息……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